难以实现的愿望

钟友是个出租车司机,想到自己五十多岁了还要干这个,他一直抱怨自己命贱。这天深夜,当他送客返回路过红谷滩时,猛然听到路边小树林里有人呼救。这条路上向来不太平,半个月前,就有人在这儿被抢劫杀害了,公安局悬赏缉凶的金额升高到二十万元。

难以实现的愿望

钟友出来时喝了一点酒,仗着会几下拳脚功夫,便悄悄地停下车。他摸过去,寻思着如果歹徒不止一人,他就不暴露自己。小树林里黑黢黢的,借着枝叶缝隙里透进来的月光,还是可以看清一个五短三粗的男子裸压在一个女子身上,女子手脚乱抓乱踢,拼命抗拒。钟友实在看不下去了,扑上去就把男子掀了个狗抢骨头。

女子似乎看出了钟友的心思,微笑着说:“实不相瞒,我是修炼百年的狐仙,凡人和我交合会被我吸尽元阳,恐有性命之忧,适才欲对我非礼的乃是一只成精的癞蛤蟆。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可以满足先生一个愿望。”钟友闻言大喜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妻子又老又丑,我希望她能跟姑娘一样貌若天仙。”女子像模像样地比划一阵,口中念念有词,一会儿她对钟友说:“你妻子已经变得年轻漂亮了。”

几天后的夜里,钟友开车又路过红谷滩时,他将车开得很慢。前面有个人拦车,他把车开过去,心里乐开了花,真是太巧了,正是那位狐仙。

狐仙上了车,看见钟友就问:“你们夫妻现在一定恩恩爱爱吧。”钟友叹了口气,把自己的遭遇说了,狐仙不禁唏嘘起来。钟友央求说:“你能不能再帮帮我,我现在他妈的全看透了,只要有钱什么没有。”狐仙沉吟了一下说:“好吧,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就是拼却几十年道行不要,也要帮帮你,说吧,你要多少。”钟友兴奋地说:“钱再多也不会烧手,没有几千万,几百万也行。”狐仙又像模像样地比划一番,她一头青丝渐渐白了,良久,她交给钟友一张支票说:“你家现在已经变成豪华别墅了,这上面有三千万,省着点花。”钟友大为感动:“姑娘,你去潜心修行吧,我再不麻烦你了。”

钟友从此过起了富翁生活,他老婆又找上门来,对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钟友自然不屑一顾。没想到这个贱人口口声声嚷着分家产,钟友还没和她离婚,不由得着慌起来。他只好阳奉阴违又和他老婆生活在一起,可她花起钱来比钟友还大方,家里光她的鞋子就堆了一百多双,并且她还对钟友颐指气使。

有一天,钟友忍无可忍,和她大吵起来,扭打在一起。她又拿离婚分家产威胁钟友,钟友觉得再不能让她这样嚣张下去了。他口气缓和下来,答应以后一切听她的。

这天,钟友带老婆到附近有名的景点梅岭赏春,他静静地驾着车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。他早就算计好了,通往梅岭的320国道上有个胳膊肘弯,国道下面是高达数百米的悬崖,一旦摔下去尸骨无存。本来过往司机开到这里都要减速,小心行驶,钟友却突然加速,车子像只怒箭冲上了胳膊肘弯,他老婆吓得尖叫起来,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,钟友大叫一声:“不好,刹车失灵了!”钟友在车子撞上国道扶拦时一把甩开老婆,打开车门跃了出去。这一幕惊心动魄,好在如他所愿,车子冲出了国道,跌入了悬崖。钟友只是受了皮外伤,瞅瞅左右无人,从怀里摸出一瓶烈酒咕咚咕咚灌起来。然后他假装悲痛,抓着扶拦,对着悬崖下面大喊大叫。

警察赶来了,初步认定钟友酒后驾车,把他教训了一通。一切都结束了,钟友的幸福生活开始了。

这天清早,钟友从情人那里出来,腰间的手机响了。他拿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,按下接听键一听,只听一个男中音低沉地说:“钟先生吗,你夫人有份东西在我手上,他委托我在她死后公之于众,我还没这么做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钟友紧张地说: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星河律师事务所的挂牌律师,我现在在办公室等你,逾期不候。”“好的,我就来。”

钟友驱车赶到星河律师事务所,接待室一位女同志对他说:“你是钟先生吧。”钟友点点头,女同志又说:“吴律师出去了,他有事情交待你。”说着递给他一个尚未拆开的信封。钟友回到车里,拆开信封一看,里面有一张便条,写着几行字,大意是说钟友的老婆死前曾经交待过他,如果有一天她不幸死了,她的死肯定和钟友有关,她列举了他许多相关的事例,甚至提到他可能会在车上做手脚,对她不利。

钟友狠狠地一拳砸在方向盘上,想不到臭女人死后还要摆他一刀子,就在这时,手机又响了,一听又是那个男中音:“钟先生,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,你肯定不希望我把这些事情在法庭上说,我也不太贪心,只要你给我两百万,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。两百万对你来说不过九牛一毛,请你在明早日出之前把钱准备好,我会派人去取,拿到钱我就会走得远远的,再也不去骚扰你。”

还有什么好说的,赶紧筹钱吧,这段时间钟友挥金如土,支票上的钱已经用去一大半了。一下又取出两百万,他心疼得要命,他驾着车,只盼吴律师拿到钱能信守诺言,让他顺顺心心地过日子。

钟友光顾着胡思乱想,没有注意到迎面开来的大货车,等他想要刹车时已经太迟了。他的车子砰地一声撞上了大货车,钟友眼睛一黑就昏过去了。

钟友拉着她的衣襟说:“女菩萨,黑白无常要带我走,你救救我。”狐仙摇摇头:“生死有命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钟友说:“看在我也曾救过你的份上,你一定要想想办法。” 狐仙叹息一声:“我真的没有办法,这样吧,看在一场缘分上,我陪你下地府向阎王求求情。”

狐仙跟在钟友身后,叫黑白无常不要难为钟友。他们见了阎王,阎王念在狐仙情面上,答应给他一个转世为人的机会,他问钟友:“来生你是想要养活一万个人,还是要一万个人养活你。”钟友心想让自己养活一万个人还不得累死,就毫不迟疑地说:“我选择后者。”阎王手一挥,钟友谢过狐仙,欢天喜地的跟着小鬼去了。阎王望着他的背影对狐仙说:“这人私心太重,生来就是个穷命啊!一个人养活一万个人少说也是个富甲一方的达官显贵,让一万个人养活他,只有去做乞丐了。”

查看更多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提笔画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tibihua.com/gushihui_45922/
上一篇: 玫瑰的悲哀
精品推荐
网友关注故事会
热门故事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