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场吸烟室

外出旅游坐飞机速度是快,但坐飞机等候时间却是很长的。就拿4月份出游那次说吧,坐飞机途中时间约4个小时,可是晚上20:40起飞的班机,我们中午12:00就从家出发了。先是乘公交到指定地点去赶13:00的机场大巴,由于大巴中途还要绕道接客,最终抵达机场的时间是17:30。还好进了机场就能凭身份证领取登机牌,我们没在受到阻搁就顺利地排队进入候机厅。

机场吸烟室

早就知道现在的安检比之以往严格得多了,譬如我们自带的茶水就被安检人员礼貌地倾倒干净,好在候机厅内有的是茶水免费供应,以至于使我们进去以后免遭干渴困扰。但我是个烟民,我出发前就备好了两个打火机,一个揣在裤兜里,另一个藏在背包里。安检口有提示牌“请把打火机主动丢进没收器具里”,我将裤袋里的打火机上交出去,但还抱着侥幸心理试图让背包里的打火机蒙混过关。俄顷之间,“您的背包里好像还有一个打火机,是不是你先自己找找看?!”安检人员友情提示。没辙,我费了好大周折才从背包里摸索出来另一个违禁品上交出去。

不是我故意要与安检别苗头,也不是我不懂得禁带违禁品的意义要故意违反规定。而是我计划着经过长途飞行落地之后,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刻我一下子买不到打火机不能抽烟的难捱啊。进了候机厅,我就转悠着找寻出售香烟的柜台,“这烟怎么卖?”我假装询问价格,其实我的储备量足够着呢。营业员报价之后,我说出了真实意图:“有打火机或火柴吗?否则买了烟也没法抽啊!”“候机厅内吸烟室里有打火机的!”营业员说着就指示我吸烟室的具体方位。我当然知道候机厅里吸烟室内有火,我其实还是在为下机之后的吸烟做准备。

果然不出我之所料,下机之后蜂拥的人群出了机场,比比皆是找人借火的,我也不能例外。因此入住宾馆时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向总台索要打火机。“房间内有火柴的!”总台很是客气。我进入房间后,首先就是取火柴点烟而后紧接着还是乘电梯下楼找总台:“火柴盒子里就3根,今晚及明晨很快用完了,天不亮我们就要启程出游,没有打火机还是不行!”“我们会通知商务中心在你们出游前半小时开门供应打火机的。”总台信守承诺,第二天出发前我如愿买到了打火机,就不管那打火机的价格翻了几个跟头了。

返程时也是20:40的班机,但我们午饭后就到机场等候了。由于还不到换取登机牌时间,我们等候在候机厅外的大厅里又没有吸烟室,我只能每过一个小时就到大厅外面去抽一根烟,直至快到换取登机牌时间了,我再到外面吸烟时就把打火机送给了刚下飞机出机场的烟民,否则安检时也就上缴了。我就纳闷,机场的出口干嘛不向烟民发还一个打火机呢?你们收缴了那么多的打火机都干吗去了!

候机厅里的吸烟室我还是断断续续地光顾。吸烟室里的打火机都是5个一排用不锈钢板材卡死锁牢的。有一回,我进入吸烟室就看见两位衣着高贵、气质非凡的约莫30岁左右的女士正在吞云吐雾并高谈阔论,那两人手持烟卷的姿势也是比我这个有着47年烟龄的老烟枪优雅多了。“这里安装的打火机与监狱里一样的!”其中一位女士如是说,另一位女士不置可否,倒是满屋子其他烟民齐刷刷都将目光射向了她俩。

真是令我长见识了!想当年我在检察院工作时,我进入看守所上百回,提审过嫌疑人(那时叫未决犯)人数众多,但我还从未得知监狱里吸烟室的打火机是如何模样的。现在想想,看守所毕竟不比监狱啊,我毕竟没有进过监狱、当然这辈子也没有要进去的打算了。那机场吸烟室里的吸烟女子的谈吐还真是令我长见识了!

查看更多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提笔画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tibihua.com/gushihui_45915/
上一篇: 顺与逆
精品推荐
网友关注故事会
热门故事会推荐